中。

 

  我的車上載著古怪恐怖的兩團氣氛。

  湘斯搶著坐前座,婇婕也不搶,悶聲坐在後座。

  婇婕還在回味著月的歌聲與擁抱,湘斯則時不時地深情望我。

  「婇婕,我先載妹妹回家吧。」我用成熟男人的語調說。

  「隨便。」婇婕哼起了《蝕月》。

  之前在網路上看過文章,女人說「隨便」,依稀記得……好像是「你敢!試試看?!」的意思。

  「那湘斯,我先載妳姊姊回去吧。」

  「她不配做我姊姊。先載她回去吧,我們再好好相處。哼。」湘斯任性地說。

  「小毛頭,相處啥啦。哈哈。」

  「哥哥真愛嘴硬。」湘斯的聲音變得好柔。不知怎麼回事。

  

  「阿狗,你要跟我妹在一起,要有心理準備。第一,她是個書呆子,第二,她很不成熟,第三,我媽,很煩。」婇婕突出異語。

  「什麼啦!婇婕!無厘頭也不是這樣的啦!」我快笑死了。

  「倪婇婕!什麼叫媽媽很煩,妳才不成熟,畫呆子。不要那麼直接……我的阿狗哥哥,會不好意思……啦!」最後一個字還記得要兇。

  等等。這兩個怪胎女似乎誤會了什麼。

  「妳們兩個在說三小啊?我不是誰的啦!到底在講什麼!我都聽不懂!」我有點生氣,忍不住。

  「你剛不是說要保護她嗎。」婇婕淡淡地說。

  「妳剛不是說要保護妹妹嗎?」湘斯疑惑地問。

  

  「婇婕,妳都不知道喔,妳妹妹下課,被壞人要脅,我是剛好經過,救了她。她是高中生,我是大學生,我不保護她,難道她保護我啊?」我不懂她倆疑問的點是啥。

  「阿狗哥哥你答應不說的!」湘斯喊著,哭了。

  糟糕,一時口快。

  「原來只是這樣。」婇婕淡淡地說,又繼續唱《蝕月》。

  「婇婕不要再唱了!女生愛女生,很奇怪!」我不是很確切清楚,我在發洩什麼。

  「原來只是這樣!」湘斯大哭。

  「我愛曉熙,我更愛月,一想到以後有機會和她們約會,我就……我心跳漏拍了……」婇婕一臉銷魂。

  「放我下車!我不要愛你了!阿!狗!」湘斯嚎叫。

  

  我的車裡,吵雜著兩團荒謬的氣氛。

  我真想拿頭撞這沒有安全氣囊的老方向盤。

 

  □

 

  神偷網站遊戲系統。

  那個目標人的光一直在閃,就在最高法院的位置。

  問題是,他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呢?

  

  只好看看新聞,找尋那孔隆的動向。

  除了罵他恐龍判決的報導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有關於他動向的新聞。

  我看到了一則網友貼文。內容是說,呼籲大家一起上凱道靜坐,抗議恐龍法官,指責司法配不上純潔的被害孩子。

  那法官會不會在靜坐現場道歉呢?

  雖然可能性很低,但我要去試試看。

  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偷到目標物才是神偷王的作風。

  

  □

 

  我雖然和倪家姊妹成為了朋友,但心還是感到非常寂寞。

  那天載她倆回家之後,她們各自都不開心,我也不開心。

  過了好些天了,都沒有聯絡任何一個。

  湘斯也沒有一直打給我。她一直吵我我嫌煩,不吵我倒無聊了。

  傑爾那傢伙不用說,我們偶爾通話一下,不是在攪豬屎,就是在對譙,言不及義,但這就是我們友情相處的方式。

  還是覺得好空虛。

  我拿起手機,但是沒有勇氣按下按鍵,選擇貪食蛇以逃避。

  也許我該精細地釐清婇婕那晚不開心的原因是什麼,湘斯不開心的原因又是為何,還有我自己,真正不開心的原因是什麼?

  但現在還沒有結論。

  我下一次出遠門,大概是上凱道靜坐。這種行動不好邀她們。

  好!等我完成第一件案子之後,再各別約出來深談!

 

  □

 

  為了想成為神偷王,我該認真些了。進行體能與武術鍛鍊!

  但我最討厭被老師教了,我知道很不成熟,但那種感覺,就是好像一定要有人教才學得會似的。

  有人說,武術基礎紮不深,就無法真的變強。

  也有人說,武術基礎一定要老師教,才會紮實到位。

  我阿狗,偏偏就是不依,就要自己教自己。

  每天四百下的伏地挺身與仰臥起坐只是基本。

  再來就開始亂打拳,但也不是真的亂打,是依照所有武打電影、動畫、遊戲的招式記憶來變化,並且以我的神之想像力,想像對方的各種可能來路,來進行防守檔格或進招攻擊。

  久而久之,就像真的有人在和自己對打一樣。那種不小心沒防到被打中的感覺也非常鮮明。

  人類的想像力,是可以鍛鍊到很細膩的。

  

  就這樣,廢寢忘食狂練,吃飽練,練累睡,睡飽練,練餓了就吃,日子如流水,一下就到了網友號召的抗議運動前夕。

  

  只好把握最後時機,練練阿狗拳奧義。

  假想敵硬攻上路,我軟手彈之,另手攻他中路。

  假想敵擋掉中路攻擊,踢我下路,我軟腿彈之,昇龍拳。

  假想敵輕輕仰頭,躲掉,但他就看不到我了。

  但是他是高手中的高手,就算在看不到我的瞬間,也是把所有路都防死。

  

  這時候就得出其意料。

  下一招就得獲勝,因為阿狗拳的絕招是快贏,這樣才能快速掠其寶物。

  我是白痴啊!將所有路都謹慎防死,就不會注意到他外露的口袋了,偷走寶物便是。

  

  對方只是個法官,說不定根本不會武術。也有可能不把金融卡帶在身上。也有可能他有保鑣。

  算了啦!管那麼多可能性去死。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明天就試試運氣。

  

  剛開始玩FB這個社群網站,雖然沒加什麼朋友,無聊來打個狀態好了。

  「明天抗議現場見。」

 

  □

 

  明亮的7-11裡。

  我,與身上一團孤寂的空氣。

  為了貪小便宜的第二杯半價。兩杯大杯冰拿鐵。

  女店員在拖地:「今天沒帶婇婕來?」

  說的好像她是我女朋友一樣,讓我的心情更中槍。

  「婇婕在看月亮……

  女店員:「你在說什麼,喂對了,上次的A4紙兩塊錢。」

  「真小氣啊……」把兩塊錢給她。

  我發現我整個人魂飛魄散似的,因為兩杯咖啡都已經喝完,我還在用力吸,想說怎麼吸不到液體。

  「相思病喔。」女店員很愛插話。

  「鱈魚湘斯……

  「欸,明天我要去凱道抗議。」只是想找個話題。

  「是喔,幫我罵恐龍法官大聲一點。」女店員淡淡地說。

  「喔好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