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黃春明<莎喲娜啦,再見>評析

數媒四甲 A98081031 陳傳家

 

研究動機與目的

 

黃春明相信桃花源不必另外尋找,桃花源就是我們現在雙腳所踩踏的土地,

  他的鄉土主義與現實主義吸引我研究他的作品。在觀賞其作〈兒子的大玩偶〉改編而成的電影作品後,更能體驗其作品對於人生困頓與歡笑的細膩描寫。<莎喲娜啦,再見>這部知名作品觸及民族意識這樣較敏感且爭議的議題,因此研究起來更具挑戰性,更需要仔細且審慎地去解析作品,我的研究動機與目的,更具體來說,就是深入評析黃春明的單一作品,來初探黃春明的文學意識。

  

劇情大綱簡析

 

  全文分為四個部分,人間的條件、七武士、用心棒、日本最長的一日。

  人間的條件採用倒敘法,開頭即簡述小說中主要發生的兩事件,並且先以「沾沾自喜」一詞表達事件結束後的心情,但事件一開始,主角完全是原則與生存拉鋸,心不甘情不願的壞心情,作者以倒敘法賣關子,引讀者入勝。

  主角在遭遇總經理命令要拉皮條的赧事後,與他以前所塑造的人格原則相悖,主角非常在意朋友對他的眼光,即使有些朋友只是想揶揄他一下,並不真的反對他。主角不想拒絕命令的原因是為家庭著想,不想連累。我們在社會中常常遭遇這樣的事情,要做與自己原則不相符的事,只為一個穩定的飯碗。寫實文學常常寫出社會的通則現象,所以才能觸動大多人。

  權衡之下,主角思忖這件事幹定了之後,又為了讓自己有台階下,以「要是總經理找你,你幹不幹?」一句尋求大家認同。一切都是為了面子,但此舉看起來更荒謬可笑,只是為了保護滿口原則的那個自己的尊嚴。而且在看到大家僵化的笑容後,更意識到自己的狡猾。這第一部份細膩地剖繪,愛突顯自身正義善良的滿口原則,與做了自己覺得缺陷的事仍要尋求認同,這兩點人性。

  七武士這一部分講述主角黃君接待七位日本嫖客的過程,也敘述黃君心境複雜的變換,表面卻使盡渾身解數迎合七位日本人,一種不得不為之的諷刺。

  七武士將嫖千妓比喻成千人斬,尤其馬場先生說來,竟帶點嚴肅。令人感嘆傳統社會道德觀的不可靠。黃君為了工作得要迎合七個自己不苟同的人,更令人唏噓個人價值觀的無法彰顯。

  這部分的尾端,馬場先生對黃君笑著:「還有你標準流利的日本話啊!」黃君起了心理作用,認為馬場是故意損他,可是馬場先生的表情又沒什麼意圖,黃君這時心裡已經開始不悅了。這顯示黃君心裡對自己迎合日本人的行為含有愧疚,腦內的反應才會如此之大。他感覺歷史的悲憤在他心中已模糊,他感到悵惘和悲哀。這一部分的描寫,令人不勝唏噓與無奈。

  最後則用馬場先生怪調的千人斬口號:「劍道──乃是人道──劍在──人乃在──劍亡──人乃亡──」來對比與諷刺黃君心中的悵惘和悲哀。

  用心棒敘述七武士已到達礁溪溫泉旅社,開始玩弄小姐們的情況。這之中,黃君分身乏術地翻譯一堆不堪入耳的話,讓他頗為氣憤,但事已至此,他無奈多過於氣憤。後來教小姐們一些簡單日語,教七武士一些簡單中文,讓他們自己玩。這兩部分有喜劇的味道。

  阿珍是個臉上有刺青印記的小姐,黃君叫她進酒席,提高了她的自信。有趣的是黃君總是心思縝密,想說阿珍晚上想要獻身予己,更有趣的是,他真的天人交戰了一番,最後決定不要,為免愧疚,又掏錢請陳太太給阿珍。這部分顯現黃君為了應付七武士,一副油嘴滑舌,他本身的個性卻是老實又不喜傷人。

  這部分最後,黃君想像擴充,甚至想說回去如何跟太太撒謊,以免產生瓜田李下之嫌,真實與想像交替,他像孤獨的長跑者,受身體和精神的折磨,慢慢的跑到爛醉與空白的終點。一件拉皮條的差事,竟給黃君如此大的精神折磨,顯然扭曲真正的自己,戴著面具演出,是最傷神的事。

  日本最長的一日精彩有趣,在火車上,有位想到日本留學的中文系學生看到七個日本人,就想向他們請教問題,黃君覺得這學生真是本末倒置,因而藉著雙方都不懂彼此語言,只有他當翻譯的機會,開始亂翻譯,趁機以語言痛宰日本人與學生。他以侵華戰爭挑起日本人的愧疚,也以大學生竟沒去過故宮來訓斥年輕人,雙方都感到愧疚並欽佩對方。看到這一段,真替黃君痛快,委屈了那麼一段,終於可以刺刺那些日本人。這一段黃君以機智的方法挽回他的一些民族尊嚴,劇情有了轉圜,讓人知道主角黃君一直是愛國的。文末,佐佐木感嘆著說:「有為的中國青年啊!」黃君笑著說:「我也是吧!」更是想替自己拉皮條的屈辱爭回一口氣。

 

以<莎喲娜啦,再見>初探黃春明的文學特色

 

  黃春明的文字非常樸實,平易近人,並不會刻意賣弄文藻,易讀性高。這樣的書寫方式或許跟鄉土主義有關。鄉土主義所使用的語言,是口語化的,是貼近生活的,如此才能寫實地呈現普通小人物的生命。

  以此篇小說來論,有許多敘述句是作者的思考與想像,像是意識流,且佔極大篇幅,這與角色們對話的快節奏反差,但卻是重要的故事鋪陳、暫緩氣氛,一個好的故事要有慢有快。

  小說中有一次「他媽的!不幹了!」又有一次「他媽的!拉皮條。不幹了!」連續重複兩次,且都是短短幾個字一段。短短幾個字一段有強調的效果,這部分顯現人常常在工作中有不想聽命的心聲,卻不能真的說出來,講聲髒話抒洩情緒會讓自己好過一點,或許,這就是髒話唯一的功能吧。另外,小說裡又有許多俗詞,「打砲」、「買個勞(Make love)」、「牽豬哥賺暢」等,鄉土文學就是寫實地呈現生活中真正會產生的語言,才能感人。

 

以<莎喲娜啦,再見>初探黃春明的文學意識

 

  小說的主軸是民族主義,有種主張是,因為時代的變遷,應民族寬容,但顯然書中主角所受的教育就是不斷地重複民族血淚史,並強化日本人的罪惡,所以主角無論如何還是討厭日本人,最後仍是用計奚落了他們一番。黃春明身處日治時代,或許也將自己投入主角中。他筆下的人物雖然沒有憤世嫉俗的反叛性格,卻是為了生活認真努力,不向環境屈服,黃君和婦女們都是,黃春明想表達民族主義,卻是比較溫和的民族主義。黃春明分別以日中語的再見作為題目,而且日語在前,中文在後,我的第一種假設是要跟深惡痛絕的日本說再見。第二種假設是希望中日可以和諧相處。第三種假設是沒有特別涵義。無論是答案是何種假設,我主觀的猜想是第一種。

 

 

結論

 

  劇情大綱簡析是為了細細解構劇情的鋪陳以及一些特別的故事意境與涵義,佔比較大的篇幅是因讓沒看過小說的人也能概知。文學特色,我覺得解析一個作家的文學特色非常重要,每個作家都有不同的寫作方式,解析一個作家的文學特色才是了解一位作家的開始。再來是探討文學意識,意識有點意識型態的意思,即一位作家的主張,所支持的主義,然而,我們並不是作家本人,因此所有的研究都有可能涉入我們主觀的想法,在文學上,這也不為過。

  就本篇小說來講,黃春明是用第一人稱,且像是意識流的手法,滿大的篇幅,作者是在思考與想像,但都與故事軸線貼合,尤其是敘述沉痛歷史的那段,更能彰顯主角為何不想幹替日本人拉皮條的工作,總覺慢節奏的意識流與快節奏的對話相得益彰。

  黃春明的文字平順樸實不造作,反而成了他的文學特色。

  黃春明的文學意識,在只以這篇小說探討的前提下,最後黃君只以言語的方式刺激了日本人且讓日本人尊敬,我認為是一種溫和且高智慧的民族主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ank7817 的頭像
frank7817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