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我戰戰兢兢地跟在齊好後面。 

  她一句話也不說,臉色凝重得彷彿世界毀滅,我一句話都不敢問。她領我到她的房間前,不好的預兆壓得我無法喘息。 

  咿咿呀呀,門漸漸打開,她按燈鈕,彷彿按下我那揪緊的心。 

  她不發一語地爬上書桌,桌上那看了一百年還沒看完的小說因晃動掉落在地,這讓我回憶起一件事。 

  上次去教授家吃壽喜燒,回家後,小說疑似被移動過的記憶。 

  「你看這是什麼?!」齊好指著天花板某一點,手叉腰,一副得理不饒人。 

  我抬頭,看不太清楚她指什麼東西。天花板有什麼異樣嗎? 

  「再裝嘛你!上來!」 

  真是怪了,齊好如此兇狠的模樣,還是頭一遭!幾乎已經不把我當成她最親的人看待 

  「齊好……我真的做了什麼過分的事嗎?妳真的,兇得好誇張喔。」我有點鼻酸了。 

  這種鼻酸不是委屈,而是心痛。 

  最親的人像罵陌生人一樣罵你,喉嚨乾涸地卡在一起,心扭痛著,是這樣活脫鮮明的苦楚 

  我難過地爬上書桌,兩人狹促擠在一起。 

  齊好僅僅遲疑了零點幾秒,用力把我揣近天花板,接著用一種,我完全沒聽過的憤怒哽咽聲音說:「你太過分了!又讓我覺得可恥!為什麼……要在我房間裝針孔!」 

 

  「!」什麼東西?! 

 

  她已經哭了,你是變態呀!竟然想監視你最親的人的私生活!她憤怒地把我推下桌。 

  我漂亮側旋,降落在她的床上,十萬火急說:「我沒有啊!」 

  突如其來地,她一拳往上暴衝,爆了天花板,塊紛落,我傻眼。原來不只有李小龍能打爆硬牆 

  可是她的手鮮血淋漓,我心疼。 

  一隻比縫針稍粗的針孔攝影機,連著線露出馬腳。 

  我大吃一驚,不過齊好的傷勢比較重要。 

  「我看看妳的手,沒事吧?」我搶身過去,要看她傷勢。 

  「不用你看!」齊好把我推開,她簡直怒瘋了,潑口大罵:「是因為我們以前都睡在一間,你習慣存活在我的隱私裡,所以現在分間了,你不習慣,還想窺探我的隱私嗎?!」 

  「可是你真的太令我感到可恥了,我換衣服,我裸睡,都被你偷拍光,打死我也沒想到你這麼淫穢變態!如今總算看到你的真面目了!」 

  我真的感到莫名奇妙,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無聊的事?到底是誰的惡作劇啊?! 

  「齊好妳想想看,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我激動地反問。 

  齊好的眼神變得好可怕,她淚流滿面,又揮拳要打我! 

  我閃開,不敢回手,她又打來! 

  於是我們一面對打,一面爭辯。 

  「要問你自己啊!不要再賴了,這樣更丟人!阿仁跟我說這件事我起先也不敢相信,還替你講駁,可是證據就再你房間的抽屜裡啊!我還能說什麼?!你還想說什麼?!」她霹靂一拳,正中我腹 

  我吐了一口鮮血,靠,來真的啊! 

  我有些生氣了,大聲說:「不可能!」 

  阿仁在胡說個什麼鬼?! 

  「賴品旋……你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爛人的啊!做了下流的事不說,還抵死不承認?我已經對你失望透頂了!走!去你房間看證據!」她指著門外。 

  「走就走,反正我根本就沒做這件事!」我仰頭,不服氣。 

   

  我的眼珠一動也無法動,太震驚了。 

  「誰栽贓我?!誰那麼無聊?!」我大吼。 

  不敢相信這種智障的污陷連續劇情節竟發生在我的生活中! 

  不敢相信我的抽屜裡存在著昨晚根本還不存在的光碟片! 

  我覺得莫名奇妙,又氣,理智快被淹沒,感覺快把自己的拳頭握爛了。 

  「這個房子就我跟你!別裝了!」齊好吼回來。 

  「你為什麼不相信我!」我氣瘋了。 

  「是你做了讓我不相信你的事!」她也失去理智。 

  這是我們最為嚴重的一次大吵。 

  齊好快速將光碟片塞入DVD播放機裡,電視畫面播著齊好被監拍的每一個畫面,包括打拳、換衣服、裸睡等,我的視焦漸漸成為空無,齊好的哭泣則在我的耳裡迴響得很大聲。 

  「真的……不是我啊……」我無力地跌在床上,表情難受地扭在一起 

 

  「我要去乾爹家住了。」齊好毅然決然說出這句話。 

 

  我憤怒地顫抖著,全身都不由自主強烈顫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