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功夫女友 36

  生活需要創意,好的創意可產生好的蛻變。比如說用吸塵器代替掃把,更容易將地板的屑塵弄乾淨;還有將一個裝滿水的寶特瓶塞進馬桶水箱裡,沖水較省。這些簡單的創意很容易從電視上的「生活智慧王」那類節目取得。

  我這個人創意蠻多的,你看我練功的方式就知道,連魔鬼氈草都能做有效的運用。

  但外科醫生壓根不需要什麼創意,因為開刀並不是雕花。你只需要規規矩矩地做好每一部分的例行公事就好了。

  但我有滿腦的創意想要發洩,想要實踐。

  「齊好,我會先出門喔。」我稍微放大音量說。我在客廳穿襪子,齊好在我房裡看電視。

  「好。」齊好今天晚點才要去醫院,她正在看卡通。

  穿好襪子,我躡手躡腳走到房間拿鑰匙,沒有打擾到微開著嘴的那個電視兒童,然後驚險地走出屋外穿鞋。

  我打算要實行的「超有創意超刺激輕功訓練計畫」,如果被齊好發現,她不打死我才怪!

  我悠閒地走在碧潭大橋(不是人走的吊橋,是車子經過的大橋)的人行道上。我左面正是一片趕赴上班的車水馬龍。

  這個創意真是太刺激了,太瘋狂了,也太危險了。

  可是沒辦法,那些古怪的魔鬼筋肉人敵手,他們的輕功驚人的強,我不得不超越他們,才有勝算。為此,我得用速成法。

  好,就此開始。

  眼睛靈動如流,瞄準鎖定從我眼前「正要掠過」的一輛銀灰色車子!

  我飛躍而上!

  我並不是不怕死,也不是不怕引起公憤,而是,這是我想到最能速成的方法了。

  好里加在,我精準地踩上銀灰車子的車頂板,劇烈晃了晃,差點跌倒。我小心翼翼地蹲低馬步,雙拳緊貼車頂板,活像隻蹲大便的猩猩,就這樣快速解決了對顛簸與前衝慣性的不適應。

  我剛剛心臟絕對有被無形力量提起來一下,這種抽象的驚恐的體內不舒服感,我得克服。

  任何困難,多次突破,就能克服。

  你沒看錯!我早就打算這樣跳著車頂一路跳跳跳到醫院去,反正醫院在台北公館,又不很遠。這樣能練輕功,又能節省車錢,多好啊!

  「混蛋!搞什麼啊!」車主搖下車窗,露出滿臉橫肉,來勢洶洶狠罵起來,「你他媽活得不耐煩,找別的車不會啊!」

  車子駛過碧潭橋了。

  「我正在找啊!」我說。

  一台白色喜美經過,距離非常近,我一躍而上,這次低低降臨目標點,所引起的不穩與晃動較小。當然我每每跳上車子,所引起的震動必然招來一陣罵。

  誠如一開頭所說的,我溫柔、我膽怯……嗎?

  的確是。

  不過,我想嘗試改變。

  如果改變是有意義的,我就會義無反顧改變!

  我好像蜘蛛人哪!我跳上紅色車頂,惹來一句「你白痴啊!」。

  我飛上藍色車頂,招來一句「你想害死人啊!」。

  我躍上綠色車頂,居然得到冷血的甩尾,我在空中觸摸死亡的邊緣。

  幸而我足尖點到一個黑色安全帽,翻上小發財車,在帆棚上稍作休息。那個被我踩頭的人驚恐地往上看,卻沒看到東西,他的視野網不到在帆棚上躺著的我。

  原來輕功的飛躍感覺那麼美妙啊!

  這城市,有個小飛人搭著大家的便車。

  不過他絕不貪心,每個人的車他都只搭擾一點點而已。

  他飛的時間遠遠多於搭車的時間。他很努力。

  好幾次,我都差點掉到會被車流狠狠輾過的柏油路上,但我告訴自己不能。

  我練輕功,是為了救朋友,所以不能就這麼白痴地死掉。

  這是非常危險的練法,但因為危險,所以謹慎,每一次的飛行都一定要成功,否則後果就是掉入有如黑暗深淵的死亡。

  但我發現,要這樣飛到公館,我的體力負荷不了,畢竟這是第一天練。

  跳上一個黑色賓士的車頂蓋,穩不住,溜滑梯般溜下前面擋風玻璃,眼看我就要飛出去了!

  證明我真的還太弱。

  我雙手向車前蓋使力一頂,一個前空翻,幸好!前面有輛粉紅色小機車,幸好駕駛身後的後座是空的。

  我翩翩地降落在一位年輕女學生的機車後座。

  坐上,還因前衝力道不小心推了女學生一把。

  「啊!」大震之下,女學生驚叫,車子蛇行了一下。

  她回頭看我,只是表情驚恐,居然迥異於別人,沒有火罵我。她回去看正前方,只是淡淡地問:「你從哪飛來的啊?」

  「後面那台黑色賓士。」我說。

  「你在幹嘛啊?」她不解問。

  「練輕功。」我說。

  「屁啦。真的有輕功嗎?」她笑問。

  「真的啊!只是像電視上那樣可以站在樹梢上,還有飛個幾十公尺是太扯了。」我解釋。

  「幸好,聽你講話的樣子,還不算是個太恐怖的瘋子。」她說。

  「我本來就不是瘋子!我是絕頂聰明的醫生!還是個武術家!我只是選了個比較激進的方式練輕功而已!」我激動道。

  「哦,你怎麼練?」她問。

  「跳車子。」我說。可能是這個女學生的平靜反應實在太酷了,我才會想對她多說一些。

  「那你現在怎麼不繼續?」

  哇塞,她一點阻止我的意思都沒有。真酷。

  「我累了。」我說。

  「那你要去哪?」她平靜地問。根本已經忘記剛剛的驚恐。

  「去醫院上班,在公館。妳可以載我去嗎?」我發現我的蛻變不只在功夫上,臉皮也變厚了。

  「可以啊,我讀台大。」她說。

  原來是高材生,難怪如此處變不驚。

  「不過……」

  「不會要收費吧?」如果比公車貴的話,我當然就下車。

  她不發一語地將車子停到路邊,叫我下車。

  「不是說要載我嗎?」我問,這時才真正看清楚她的臉,還滿秀氣的。

  「啊要戴安全帽啊!」她沒好氣說,打開車箱,拿出一個淡紫色的、很小的安全帽。

  「喔。」我無話可說。接過安全帽,調了調帽子的繫帶,戴上。

  「不要貼我太近喔,你全身都是汗。」她眉頭微扭,說。

  就這樣,邂逅了一個很酷的女學生,讓她載到醫院,途中一直憋著肚子。她真是個冷面笑匠。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