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功夫女友 35

  一個人的努力能達到什麼程度?

  我想起高中時火拼聯考的階段。

  我不算一個絕頂聰明的天才,但七十分左右的聰明是有的,如果我要打敗一個一百分聰明的天才,那我的努力程度一定要高上他三十分以上。

  我一定要當醫生,所以高三我瘋狂唸書。

  我曾經蝸牛般窩居在房間裡,一個禮拜不出房門,我把熱水瓶搬到房間裡,我買了一堆泡麵、麵包、餅乾飲料,當作我的戰鬥糧食。當時我的房間有浴室,但我記得那禮拜我只洗了兩次澡。我埋首書堆,我大聲唸英文,我跟自己挑戰解數學速度,上大號時我默背物理化學公式,我的腦袋裡就像是建滿各式各樣的檔案匣,當我想到一個關鍵字,我就可以在腦海裡自動連鎖複習那相關檔案匣裡的一切知識,使它們更鮮明地刻印在該在的記憶體。喔,順帶一提,那其中有兩夜我忘了睡覺。

  這有點變態了,我太痛苦,後來我告訴自己,豁然地努力就好了。以快樂、不讓自己感受到地獄般的痛苦為原則。

  現在是我練功最瘋狂的階段。跟考聯考那時的努力程度不相上下。

  但是現在,我有強大的希望力量使我快樂,這強大的希望來自於我渴求救出那些好朋友,因為我的朋友很少,那些人無疑是我的重量級朋友。

  在練功期間,我無法自抑地回憶著我和齊好、阿呆、大毛、蘋蘋,一起旅遊玩樂、一起練功亂創拳法、一起住在墾丁的民宿,大家喝醉了東倒西歪睡在一起、一起在綠島騎著機車大叫,那些美好單純的友情感動。我甚至已把他們當成家人,我每次都很期待和他們出去玩,因為他們就是我開心的一切。

  所以我渴望救回他們,我現在最渴望的,就是那些美好的感覺。救回他們之後,我最想做的就是請他媽一個禮拜的假,五個人一起出國玩。

  當然我並不是忘記了其他武館學員,而是其他有些不熟,有些半熟,有些才剛熱而已,簡言之,那些學員跟我之間沒有擦出友情交集的火花,因此我甚少想起他們。不過我當然有義務救回他們。

  人本來就是這樣的吧?

  絮絮叨叨那麼多,總之我想表達的就是,為了挽救這種美好友情,我願意付出兩百倍的努力。

  而這種兩百倍的努力,哼哼,齊好都傻眼了。

  潭畔。

  「二百六十七、二百六十八、二百六十九、二百七十……」我單單右手拉單槓,一邊數數。

  「品旋~!你的肌肉會爆炸的!」齊好驚慌失措地看著上上下下的我。

  我無暇理她,換手。

  客廳。

  「品旋……可以放我下來了嗎?我肚子好餓……」我盤腿坐在地板上的軟墊,雙手成V型,平舉著一大塊方形厚木板,厚木板上面坐著齊好。

  「我手還沒痠呢,等它痠了再說。」我專心看著腿上的醫書。

  陽台。

  「磅!磅!磅!磅!磅!磅!磅……」每一下,都是那麼的怵目驚心。我帶著拳擊手套狂毆廢冰箱。

  「可惡!我要打死那些壞蛋!」我怒吼。

  「砰!!」雷霆萬鈞的一擊!

  冰箱出現裂痕。我搬開冰箱,還有緩衝的棉被層。

  陽台牆壁碎了一片。

  更瘋狂的一次,我從凌晨開始跑,從新店碧潭跑到台北我工作的醫院,足足跑了三個小時!到達時,隨便找一間空病房的浴廁,渾渾噩噩沖個澡,換衣後就開始進開刀房。

  我簡述我每天的基本訓練。基本上就是五千公尺跑步,雙手各一千下的單手拉單槓,五百個仰臥起坐,然後,練拳。

  至於練拳,我和齊好發明了超酷的有趣方式。

  齊好採集了一臉盆的魔鬼氈草,將其去尾留頭。

  我把衣服分別包住拳腳,紮綁好。

  她信手將魔鬼氈頭丟灑在半空中。

  而我必須眼力速移、全神貫注地拳打腳踢,去沾住我的目標。

  一回合灑一百個,而我一開始只有中五十幾或六十幾的及格邊緣,有被當的危險。

  「左拳、右拳、迴旋踢!」

  齊好拋了三個魔鬼氈頭進入空中!

  靠,居然還嚴格限制條件起來,不讓我自由發揮!

  中!中!中!

  我帥帥地降落地面。

  我還是有我的本事的。

  「橡膠槍、頭槌、倒掛金鉤!」

  齊好拋了三個魔鬼氈頭進入空中!

  「妳玩我啊!」我又不禁造反了!惡狠狠撲向她!

  齊好一面狂笑,一面認真地跟我對招,不過神奇的是……

  我這次跟她打蠻久的耶……真的!不分上下一個小時!

  我,有,巨幅的蛻變!!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