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功夫女友 34

  「齊好,你不要在意美子的話啊。」我。

  「啊!你剛都聽到了啊。」齊好。

  「都聽到了,可是、可是,完全不要在意喔。」我。

  「我知道的。」齊好。

  「因為我們……」我。

  「會永遠住在一起。」齊好。

  「對呀。」我。

  過好一陣子,齊好痊癒了。我說過了嘛,不死生物是不會死的。

  可是我完全沒想到,不死生物養好傷,活性居然猛烈倍增。

  「啪!」

  「哇啊啊啊啊──才新買的木人樁,就被我打斷一根了!」齊好捧著手上那根殘枝,很沒誠意地為它哀悼。

  「欸!有一半是用我的薪水耶,拜託妳小力點,它不是妳最討厭的那個禿頭政治人物好嗎!」我沒好氣看著她,表情是生氣,但心裡想的卻是,好險斷的是木樁而不是我的手。

  幸好我早已精準計算出齊好的發飆底限,然後不要去碰觸禁地,免得招瘋引顛。

  「我練得正興發嘛……」

  我們家的客廳很小,僅容旋馬。可是擺滿了各種練功道具,是以我們的客廳沒有電視,因為要練功打木人樁就好,不必打電視。電視放在我的房間,就因為齊好一開始就決定好我的房間是慶祝活動的場地……

  所以我們家很少有訪客,訪客不會想坐在客廳沙發上舉著啞鈴跟我們聊天的。

  其實我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地知道,我為什麼要練功。

  但是從懵懵懂懂的時候跟著齊好練到現在,就不小心變那麼強了。

  就像我國二時數學很好,也真正喜歡數學,已經把課本習作裡的題目都作完了,還欲求不滿,跑去找數學老師要題目。

  結果他出了一堆題目給我,我個個擊破。

  上了國三我才恍然大悟,他給我的都是國三的題目,害我國三都不用唸數學了,真是的。

  當時我也不知道我那麼喜歡算數學之後要用來幹嘛?蓋金字塔?

  但我只是喜歡算數學。

  同樣的,我喜歡練功夫。

  那就繼續練吧。

  我真希望我能不小心練到比齊好強,這樣,我就是這個家的霸主了哇哈哈哈哈!

  「啪!」

  這次是我的頭。幸好她只是蜻蜓點水,而不是入木三分。

  「好痛……」我哀號著。

  「發什麼呆?你到底想不想救我們的好朋友啊?我可是很認真在練的,等我劈斷這整柱木人樁而不只是打斷它一支手的時候,我就一定可以救出他們了,但你呢?你要當拖油瓶?」

  我有點羞愧。

  我承認,我練功永遠都比齊好懶。

  這樣要怎麼超越她?

  我握緊了拳頭,抖著,抖著。

  「我要練出比鐵還硬的拳頭!」不只高八度,還有點破音,「一拳打倒一個,一拳打倒一個……然後妳衝進去救他們!」我跟她一樣,也很受不了人激。

  「這可是你說的喔。直到救出他們為止,這期間,不是工作就是練功,可以嗎?」齊好突然顯現師父的威嚴。

  娛樂呢……不──

  「好……好……」我狂冒冷汗。

  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每天五點起床,練功的行程開始於兩個小時的晨跑,每次跑完都好想睡回籠覺。

  可是不行。我得拒絕柔軟的床窩那邪惡的舒服呼喚。

  因為我已經誇下豪口說我要練出比鐵還硬的拳頭了啊!

  儘管我這個人的外表不怎麼man,做人也很溫柔,但我還是超愛面子的好不好。

  要打倒那些魔鬼筋肉人,首先要練出千斤頂般的肌耐力。

  因此,跑完步,拉單槓一百下。我們家對岸正好有單槓設施。

  一百下是基本款,然後漸漸增加。

  在醫院裡,同事看我常常一臉疲態,就問我為什麼,我說練功夫,他們就覺得我瘋了,好好的一個醫師工作已經夠累了,做什麼拿這種耗費體力的娛樂來虐待自己?

  他們都不懂啦。如果今天換成是我和齊好被綁架,武館學員們絕對會大舉入攻敵方陣營,殺他個片甲不留,然後把我們救出來的。

  所以我們也一樣,肝膽相照,這就是「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豁燃 的頭像
豁燃

晤見,豁燃。

豁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