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年》 豁燃 作 
0
  我終於退伍啦!
  這一年我做了許多無意義的事,例如掃地自創十八種掃法,玩土一下午挖了個可以埋頭的坑,半夜站哨聽學弟講了一堆鬼故事,每天和弟兄的對話不是髒話就是性事。諸如此類。
  在軍中言不及義的幹話,都可以出一本「幹話辭典了」。不過如果有這種辭典,也是拿來蓋泡麵的。
  我好像屈就著什麼,苟活著。
  不知為何,在軍營裡特別容易做夢,白日夢和夜夢。
  人就是會做夢的動物吧!
  我們每個人都有夢想。
  很想做的事,就叫作夢想。
  然而總是有人會偷走你的夢想。
  我稱之為--偷夢者。
  「我長大想當大學教授。」小時候,我這樣說。
  「哦哦,很好啊。」爸語氣敷衍,沒有認真。
  「我長大想當歌手。」小時候,我這樣說。
  「當歌手太難了啦!」媽否決我的夢想。
  「我長大想當世界上偉大的作家!」小時候,我這樣說。
  「不可能。」老師說。
  「我長大想當世界上偉大的電影導演!」小時候,我這樣說。
  「白癡!你長不大喔!」同學惡言相向。

  從此,我開始沉默。
  我覺得這些偷夢者和大人非常奇怪,真的非常奇怪。
  他們為什麼以輕視和否決別人的夢想為樂?
  難道支持別人很痛苦嗎?
  還是他們其實不太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與眾不同的事情?
  想做的事情不是應該就要去完成嗎?
  不然來這世上走一遭要幹嘛?吃,睡,機械性地做事,聊天,跟別人做一樣的事?只有這些?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決定走向沉默而孤獨的追夢之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ank7817 的頭像
frank7817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