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階美女  

(也許是,婇婕的閒暇作品吧。)

 

一。

  

幻想存在每個人的腦海裡。


  

  

  
會漏水的租屋,濕軟軟的雙人床上。
  

十五坪大的房間,是她們的家。
  

十五歲的Jie和十一歲的妹妹操著搖桿,玩著格鬥電視遊戲,那是窮

困的爸爸在微薄的薪資中,努力擠出的愛。
  

Jie喜歡選紅棗,紅棗是個穿紅色比基尼的巨乳女角,妹妹喜歡選黑

貓,黑貓是個穿黑蕾絲內衣褲的削瘦女角。
  

天花板漏水滴滴答答點在滿水的水盆裡,但是她們聽不到,電視裡兩

個女人的尖細哀嚎聲已經傳到隔壁。隔壁:「夭壽,小聲點!」她們

也沒聽到。
  

她倆完全活在暴力對揍的快樂世界。
  

Jie成天和妹妹吵架,爸爸很頭痛,就只有玩遊戲的時候不吵。爸爸

也是在買了電視遊樂器後才認識這點。但爸爸出門開貨車時就比較放

心了。
  

爸爸想得太簡單了。
  

Jie關掉電視遊樂器:「我們來對打吧。」
  

妹妹囧著臉:「鼻要啦。」
  

Jie:「妳怕了?」
  

妹妹迅速撐高下巴:「誰怕誰!」
  

每個人的腦海裡都存在幻想,而總是拼命想把幻想實現。
  

Jie:「妳穿內褲就好。」
  

妹妹:「那姊哩?!」
  

Jie:「我穿內衣褲!」
  

Jie十五歲,就發育到E罩杯,爸爸的同事說,不要再給她吃雞排了。
  

就連十一歲的妹妹,也有微浮的A罩杯。
 
  

「START!」

  

Jie第一腳就往妹妹的臉踢。完全是紅棗的招式。
  

妹妹流鼻血了,放聲大哭。
  

「哭什麼!我們在玩!」Jie吼。
  

「我要揍妳!」
  

妹妹往Jie的天靈蓋打去,儘管只有十一歲,腎上腺素的驅使下仍挺

有力,Jie微暈。
  

Jie把妹妹撲倒,雙腿夾著妹妹的頸子,將她翻一圈摔下,紅棗的大

絕,她居然學起來了。
  

無論再怎麼痛,妹妹都不哭了。忍耐才能證明比姊姊強。
  

妹妹摔下時,剛好坐在姊姊肚子上,優勢來了,對著姊姊的臉亂七八

糟狂揍。
  

就算妹妹的體型較小,Jie處於劣勢,一時也抵擋不了瘋狂的妹妹。
  

汗水,血水。
  

姊姊突然想到一招,用膝蓋踢妹妹臀部,妹妹往前撞,一頭栽進牆腳

盛滿水的臉盆裡。妹妹趕快爬起,嗆到水,大聲咳嗽。
  

妹妹滿臉憤怒的淚水。
  

她往姐姐的背上撲抱去,跌在床上時,自己是墊背。
  

可是她熊抱著姐姐,一手勒著姊姊的脖子,另一手狂往她臉上回打。
  

滿手腥紅。
  

打到沒力了,她就使出僅有力氣掐抓姊姊比自己手掌還大兩倍的胸部。
  
  

Jie臉紅了,呻吟一聲。
  
  

等爸爸回家時,大叫了一聲,把兩個睡著的紅血女孩送去醫院。

  

  

阿狗開賓士載我到白沙灣的路上,我一直心神不寧。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幾個神秘人兼神偷,身兼雙職,真讓我提心吊膽。
  

神秘人,等於神偷的配給,每一個神秘人得要秘密監視一位神偷。
  

神偷網站並不知道我的易容術是台灣數一數二的,易容術比我強的,

大概就是亞森模仿了吧。
  

人家十五歲就開始畫插畫了,現在已經是大出版社的插畫家,將自己

畫成另一張臉,我的美術功力當然不是問題,而且我已學得好萊塢的

「畫皮」技術。那技術非常深奧,連毛細孔都可做得極其逼真。
  

神偷網站的衛星定位探測儀並不會追蹤神秘人,他們認為神秘人不如

神偷具威脅,但神秘人握擁高薪,很難離開。即使想背叛,神偷網站

也不怕,神偷網站可是個強大的闇黑犯罪集團,掌有雄厚的黑道力量。
  

所以我只要分身成兩個長相不同的人就好了。
  

當我是神秘人時,我叫婇婕。長得非常漂亮,宅男女神那種。
  

當我是神偷時,我叫Jie。長得也不是說醜,只是臉上有一大片紅色

的胎記,幾乎覆蓋整右臉,小時候的綽號叫鍾無艷。
  

有這一塊胎記,即使我瓜子臉,五官勻稱,仍是被說醜,從小被排擠

到大。
  

所以我總是揍妹妹。
  

唉呀,人家的思考很容易離題。
  

當初會想去赴考神秘人,是因為我的生活太無聊了,而且我喜歡「神

秘」的氣味。
  

神秘人招考可不簡單,要黏在鬼影來去的神偷身邊,自是要與神偷的

隱遁技術不相上下,而且最好能認識神偷,進而成為好朋友,那監視

行動根本輕而易舉。
  

所以我和神偷阿狗,那個一直說大話要成為神偷王的傢伙,成為了朋

友……
  
  

「婇婕,婇婕?」
  

「嗯?」
  

沒想到我一下子就思考了好多事情。女人的腦袋思考就是快。
  

「在想什麼呢?都不說話。」
  

「想月。」我嘻嘻笑。月是我最深愛的偶像女歌手。
  

「再想她我不跟你好了喔。」阿狗拉下嘴角。
  

「嘖嘖。」男人就是幼稚啊。
  

以朋友的角度來說,我挺喜歡阿狗的,他是個貼心的朋友,下車總是

會先幫我開車門,平時買好看的衣服給我,諸如此類。
  

可是,我比較喜歡的,好像是女生。
  
  

「謝謝妳願意陪我一天。」阿狗側臉微笑。
  

啊,這是神秘人的職責啊。
  

「今天是我生日耶,應該是我謝謝你陪我過生日。」我戳了一下他的

腰。
  

車子歪了一會,差點撞上安全島。
  

「婇婕,很鬧喔!幸虧哥技術好。」
  
  

白沙灣真的小而美。
  

入秋,陽光的溫度剛剛好。
  

我穿著比基尼,最討厭的就是看不到搽了可愛粉紅色的腳趾甲。
  

沉重的胸部,對我來說是種困擾。
  
  

我一直對阿狗潑水,超嗨的。
  

阿狗突然背向我。
  

「阿狗,怎麼了?」
  

「沒事。」阿狗臉紅。
  

臭小子,不會吧……這麼容易就……
  
  

遇到好的神偷,神秘人這份打工,就顯得挺輕鬆的,獎金又優渥。
  

但我另外要當神偷,還要畫插畫……超累的。
  

今天就大放鬆吧。
  
  
我真的很開心,能聊心事的朋友不多。我和阿狗總聊心事。但現在不

行。
  

「我有一個秘密,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我能告訴你的那天,不要太

驚訝……」
  

「啥小?聽起來很恐怖。」
  

「那不要問。」
  

每個人,總是有秘密的。
  

秘密揉合了神秘與懸疑的特殊氣息,總是讓人嚮往、搜挖、迷戀。
  

就算如我一般外表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女人,也有不想為人知的祕密。

  

阿狗以手指替我在沙灘上寫了「生日快樂」。好開心。
  

我把他埋進沙裡,在他身上的沙被上跳來跳去,他不知道在臉紅什麼。
  

這就是假日啊。

  

雨後秋初微涼的夜。
  

敦化南路的鐵醬居酒屋。
  

阿狗點了泡菜炒豬肉、蒜燒章魚、煎竹筴魚,我點了章魚沙西米。
  

兩大杯生啤。
  

「乾杯!」玻璃敲敲。
  
  

「婇婕,不管妳有什麼祕密,我都能承受。」阿狗面容鎮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