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0218_938916572808599_7165289316062382796_n  

神偷,F,靈魂豐盈的畫。

 

By豁燃Fran

 

  神偷五大規定。 

 

  一、神偷永遠不殺人,殺人的小偷是低劣的搶匪,不是神聖的偷之聖者。放心,只要已為神偷見習生,我們就派「神秘人」監視,只要一殺人,就被除名,並派超級殺手除掉你這毀譽者。

 

  二、神偷是神聖的自由職業,但是一年接案至少要偷到三十萬美金價值額度,否則就是沒做事的蠢人,不算神偷。

 

  三、完成案子,一定要上繳十分之九的金額,否則就派超級神偷偷走你所有財產。

 

  四、每年年末所有神秘人網路票選年度神偷王,世界各地萬中選一,一整年享有世界各地所有神偷偷竊金額的十分之一。

 

  五、想要辭掉神偷之職,必須寫出困難的夢想,上傳網站,待我們核定准許之後,只要完成該夢想,就可順利辭職。  

 

  附註:只要點過神偷網站學習資料的人,就是神偷見習生,神秘人已在你身邊。規定如鐵,蠢蛋勿逆。

 

A

 

  雖然沒人能證實他是最強的神偷,他已被傳為神話。

  雖然很少人看過他出手的樣子,沒有一件案能在他手上失敗。

  雖然他在神偷界與名人界是當紅炸子雞,卻很少人能捕捉他的蹤影。

  囊括上述,可以了解他的神偷風格──

  我行我素的神話。

  有人說,他是神偷界的魔術師。

  他的經典魔術偷案,總統偷案。

  人在監獄裡,大批媒體監視著,他和過幾天就要處決的死刑重犯下象棋,當他雙炮將時,典獄長電視裡的新聞,標題:「總統的瑞士隱匿戶頭 一兆被盜!肯定是F做的!」

  「塊頭,明天我要出去玩了。」他淡淡地說。

  「喔。」死刑重犯點頭。

  「會燒電玩給你。」

  「嗯。」

  比起那些不曾被抓的神偷,F不是不會進監獄,只是,監獄就如同他家廚房──要來就來,要走就走。

  隔天,獄間裡只剩咬舌自盡的死刑重犯。

  他,神偷F

 

  □

 

  一睜眼,F知道,又要開始虛華的一天了。

  

    

  「奶媽,早餐我想吃擔仔麵。」盥洗完,F穿上鱷魚皮T恤配上501型牛仔褲。

  麗琪發動藍得晶亮的Bugatti Veyron16.4,一下就駛進了台北101大樓的停車場。

  他們直上八十六樓。

  華麗的歐式宮廷風格餐廳,廳內卻有一處古早擔仔麵的凸顯攤位。

  「奶媽,想吃什麼點什麼,我只要兩碗台南招牌擔仔麵。」F說。

  「少爺,又是啊。」麗琪笑得和藹。

  「奶媽,我等下想去巴黎看優雅的時尚鋼管舞。」F小孩子氣地微笑。

  「少爺,又來了。」麗琪呵呵。

  麗琪馬上安排了私人SR-71黑鳥式偵察機,三倍音速很快就到了巴黎。

  在法國朋友的私人空中機場下機後,法國朋友派賓利車載他們。

  到了拜金鋼管舞酒吧,F點了三瓶上等紅酒,一些布利乾酪、生蠔和鵝肝醬,坐上位。

  袒胸露乳的女服務生上了菜之後,問F要不要點陪坐。

  「妳一定是新員工,我叫F,小費給妳。」F以法語柔和地說。輕輕在她手上塞了三千歐元,女服務生瞪大眼睛。

  F是雅痞貴族。卻不亂來。

  黃金比例身材的法國女人身穿黑蕾絲,黑台上,捲著鋼管柔軟地舞蹈。

  F微醺在舒服感覺裡,品味婀娜的視覺味蕾,藝術的享受。

  虛華的享受。

  「我無聊了。」第三瓶紅酒喝完,F意興闌珊。

  「少爺這麼快要工作了。」

  F昏頭晃腦攤著,點了手機銀幕上的神偷網站專屬APP

  黑畫冷光的銀幕馬上顯示:「F恭喜您,神偷王十一連霸!」

  接著顯示:「目標人:艾琳。目標:所有財產。」

  F推沙發坐起,微驚訝地推了推黑粗框眼鏡。

  「艾琳啊。」

  F雖然我行我素,神偷網站派的案絕對會嚴格執行,因為,只有神偷網站懂他心理層面的挑戰需求。

  艾琳,是十一屆前的神偷王,巴黎人。

  「艾琳犯了規定吧,沒上繳十分之九的金額。」

  「真稀奇。」麗琪說。

 

  □

 

  這種小事,對F來說太簡單了。

  有位只為他工作的金融駭客,Eric,全球最強。

  剛好到了巴黎,就順便偷一下吧。

  用他專屬的BS2行動聯絡APP(資料不外洩防護),請Eric查艾琳的所有銀行帳戶、房地產、股票等財產。

  強者如Eric,還是需要查兩天,F只好進駐超奢華的Le Bristol飯店。

  Le Bristol飯店根本就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金光四射,軟嫩床鋪太舒服了,F只想窩在床上玩神偷網站的卦象師遊戲,這遊戲可是神偷網站的首選,中國武俠奇幻風格,主題是武俠人物擁有不同的卦象超能力,3D人物製作的極其逼真,銀幕拉近可見髮絲飄逸、皮膚細紋。

  但F又怕玩累了無聊沒人陪講話。

  F創意的腦袋靈機一動。

  向拜金鋼管舞酒吧,點了那個他給過小費的女人。

  胸型姣好的女人,其實臉蛋清秀,濃眉汪眼,才二十歲。

  「不做愛要幹嘛?」貝拉扭眉。

  「陪我玩。」F

  他們一起游泳。

  他們一起玩卦象師。

  她教他怎麼勾惑女人。

  他煮高級台式料理給她吃。

  他們躺在床上聊心事。

  「聲名大噪的神偷F,想問你,台灣那件總統偷案,你是怎麼逃離監獄的?」貝拉好奇。

  「喔那簡單。以我的財力,買通一個獄卒不是問題,請他帶一套獄卒的衣服也不是問題。」

  「這樣啊。」

  「下次要再想新手法了。」

  BS2行動聯絡APP,吹口哨的內建響鈴。Eric辦好了。

  「F,I’ll miss you very much.」貝拉用英文說,水著眼,在F的臉頰上啄了一下。

  「Thanks,my friend,I’ll miss you too.F禮貌性地抱了一下。

  

 

  F高富帥,名氣大,身邊卻總是缺個女朋友。

  他太挑了。

 

  F就這樣偷走了法國真正女首富的所有財產,輕而易舉地。

  上繳十分之九後,F暗自竊喜,又可以買十台新的頂級跑車了。

 

  □

 

  對F來說,用最輕鬆的方式達成最困難的目標,是大智慧。

  所以F很懶。

  每天都在享受無盡奢華。

  F個人的偷取技巧不一定是眾神偷中最強的,他的天賦異稟是知人善任。

  他能駕馭眾多鬼才部下,在於他善於精解每位部下的需求,總是讓部下開心,部下均盡心盡力幫他完成事務,並且得到榮譽感。

  所有天才部下都自由自在的,散落世界各地,獎金優渥,但是接到F的通知時,肯定立馬完成,他們培養出速辦速效的默契。

  他稱之為,F集團。

 

  

  為了慶祝自己偷走艾琳的巨額財產,他帶著F集團到馬埃島一處絕美僻靜的私人海灘,三十棟皇家Villa,綠海、藍天、翠林,數不盡的美酒珍饈與絕世佳人。

  F集團玩瘋了,日日狂歡,夜夜笙歌。

  但F知道,這只是小犒賞,之後F集團的強大能讓他一直穩佔神偷王的寶座,難被他人搖撼。

  從那次與貝拉玩樂後,F有了新的念頭。

  萬中選一,F買了一位十八歲的華裔女孩,臉蛋微鼓的瓜子臉,台灣人。

  他認為「買」這個舉動沒什麼不好,畢竟對方付出時間陪自己快樂,自己就得要付出金錢。

  「陪我玩。」

  「嗯。」

  名為巧倩的台灣女孩有些驚嚇,這位鉅富居然選中很少被買的她。

  「妳喜歡玩什麼?」

  「嗯?」巧倩生性害羞:「不是要做……那件事嗎?」

  「妳們這些女孩子真是的,動不動就想做。」F微生氣。

  「人生嘛,玩比較重要。」F。

  「那我可以……玩談戀愛遊戲嗎?我還沒……玩過。」巧倩囁嚅。

  F心想,才買十天,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

  「先說好。是玩的,但要認真玩喔。」

  F把任何事都當成在玩,但是都玩得很認真,神偷職業是他玩得最認真的遊戲。

  「嗯好。」巧倩點點頭。

 

  

  巧倩渴望戀愛,以前的性服務,都只是工作。

  當然,巧倩沒指望這位年輕巨賈會愛上她。

  但是,島上根本沒有戀愛的機會,永遠都是照本宣科的性服務,她只好把握這一次。

  「所以我可以和你一起游泳嗎?」巧倩眼神期待。

  「當然可以。」

  

 

  游泳池。

  F要的,當然空無一人。

  「我不會游泳。」巧倩皺眉。

  「寶貝乖,我教妳喔。」

  巧倩有點融化了。

  F牽著巧倩的手,教她最易上手的蛙式,巧倩學了一整個下午,有點樣子,但仍學不會換氣。

  「F哥,辛苦你了,我們還是玩別的吧。」

  「嗯。」

  「玩聊天?」

  「我不喜歡聊天。」

  「玩Wii?」

  「這幾天的心情不適合玩Wii。」

  「玩……海邊散步?

  其實巧倩每天都在工作,完全就是女僕,沒有什麼休閒運動可言。

  被F買中是她人生以來,最大的幸運。

  「好。」

 

  海邊的黃昏,無論如何都形容不出來的美。

  F卻皺了皺眉頭。

  「哥,不喜歡嗎?」巧倩溫柔地牽起F的手。

  「不是。只是每天都過太爽了。」

  F的煩惱令巧倩大惑不解。

  他們坐在浪邊,讓浪打上來涼涼腳丫子。

  巧倩用腳丫子逗著F的腳,依偎在F身上,F卻沒什麼表情。

  「巧倩,我好孤獨。」

  「嗯?」巧倩已迷漾,沒什麼在聽。

  「我要做到什麼事都太容易了。」

 

  十天之後,巧倩哭慘了。

  直昇機前,F只好抱抱她,說還會再來看她。

 

  直昇機上,BS2的訊息讓F呆了十分鐘。

  他破產了。

 

  □

 

  F在法國豪宅的停機坪。

  F嚐到人生中最大的失敗。

  但F的樂觀力可是強猛無比,饒是如此,他還是放空了十分鐘。

  他沒想到十一屆前的艾琳如此強大,居然可以偷光他的所有財產,那艾琳這十一年到底在幹嘛?沒有認真當神偷?

  破產也不算什麼大事,很快就可以賺大筆,但是F集團知道消息後,樹倒猢猻散。F集團很聽F的話,是因為他位居神偷王寶座十一屆的穩佔。然而人總是現實的。

  F發誓,要用最快的速度,搶回F集團。

  「奶媽,這種丟臉的事,不會再發生了。我是神偷皇帝。」F眼神恨恨。

  「是。」

  「有機會,真想認識艾琳。」F冷冷。

  「少爺,幫你安排。」麗琪總是深懂F

  麗琪很快就調到艾琳的詳細資料,照片上,黑髮,眼廓深,嘴唇細薄,穿香奈兒鑲鑽V領黑細肩裙,充滿性感魅力的法國女人。

  三十歲。

  「是姊姊啊。」F搔頭。

  「少爺是妹控,沒轍了。」麗琪難得開玩笑。

  F一看手機,神偷網站指定F要偷走艾琳的鑽石箱,價值十兆台幣。

  看來神偷網站認定只有F能與之匹敵。

  F決定親身出馬,讓F集團憶起他的真正實力。

  

  □

 

  F飛回台灣了。

  與麗琪進駐新店豪宅,F想鍛鍊一下身體。

  他身穿螢綠跑衣,在碧潭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竹炭水,笑了笑,自己好久沒有買如此便宜的物品了,有點懷念以前。

  看到街上有個青年後口袋皮夾半露,久未曾見的幼稚惡趣大起,經過青年身邊輕鬆摸走。

  F不曾研究過神偷網站的教學,他一看,就關掉。那些教學根本太爛。在他神偷初期時自個練習研究,也進出警局幾次,畢竟已努力成為了神手。

  F一開皮夾,只有一萬塊,連張卡都沒有,F眼神有點不屑。

  把它塞進後口袋,走向碧潭吊橋。

  走到橋中央的時候,口袋突然輕了。

  他回頭看看,一笑,慢下了步伐。

  等到身後的青年走來,F與他平行散步。

  「F。習慣用現金?」

  「阿狗。不喜歡卡。」

  「技巧不錯。」

  「你也是。」

  F笑笑。挺有自信的年輕神偷嘛。

  「一起跑步?」F跑了起來。

  「好啊。」阿狗也跑。

  「孔隆那案,不錯。」

  「聽說你是連霸十一屆的神偷王?」

  「嗯。」

  「等我超越你喔。」

  「喔,好啊。」

  神偷F與神偷阿狗,就這麼邊聊邊跑,碧潭到公館,享受這份難得的初遇友情。

  F回到家,此後練了十三天的太極。關於武術,他只練太極。

 

  □

  

  法國。

  F突然想念起貝拉與巧倩。

    F想念窮小子F,所以F喝著台灣帶的波蜜果菜汁。

  喝到一半,F放在銀行門口的地上。

  他早已易容成銀行其中一位高階經理,做足了功課,將他的神情模仿得維妙維肖,演戲,是他的久練結晶。

  他充滿微笑地走到「自己」的座位,與同事隨便寒暄一下,就走到偌大的保險庫前,密碼,當然是從被他綁架的高階經理口中和盤托出。

  進入保險庫,輕輕鬆鬆拿走鑽石箱。

  走出保險庫,同事們大驚慌,有位女士羨慕的眼神:「艾琳要戴那傳說中的粉紅鑽戒了!」

  「經理,要不要派保鑣?」同事A

  「派保鑣更惹人注目。」同事B

  「好了,好了,別尖叫,大家認真做事啊。」F一臉風采高昂。

  雙手托著沉重的鑽石箱,走出銀行,F拿起地上的果菜汁,還微冰,嗯,這樣的速度才是對的。

  放那經理回去吧,不過喝完果菜汁,就該登上直昇機了。

  還好沒用到太極。

  

  □

 

  F喜歡煎牛排,一個禮拜有三天,都煎一塊牛排。

  但是他的調味料永遠只有鹽和胡椒。

  圓球薯泥、香酥蒜片、兩小朵綠花椰菜,是永遠的配角。

  F只是想把一個固定形式下的創作,練到登峰造極。

  花脂滿佈的牛排先抹點鹽醃醃。

  水煮馬鈴薯,順便煮兩顆綠花椰菜,趁煮馬鈴薯的空檔切蒜片。

  蒜片逆紋切,切得如紙薄。

  綠花椰菜燙約一分鐘就撈起,雙疊上盤。

  煮好的馬鈴薯搗成泥,加點牛油與牛奶、鹽和胡椒,攪拌。

  以手揉成一小球,上盤。

  頂級橄欖油進鍋,下牛排,大火兩面各兩分鐘,酥了表皮,鎖肉汁。

  中火,每十五秒翻面,翻個五次左右。

  下奶油,文火,牛排再翻五次左右。

  關火,兩面灑點鹽和胡椒,讓餘溫將其入味,上盤。

  在鍋子的邊角乾淨處,抹奶油,細火煎蒜片,煎至金黃微脆,擺至牛排上。

  完成,只屬於F的完美。

  但是,這樣的完美,不分享,太可惜。麗琪不喜歡吃牛肉。

  所以F延續了壞習慣。

  他買了一個女人,同樣在拜金鋼管舞酒吧。他喜歡在老地方買東西。

  所以他在巴黎豪宅的門鈴響了。

  F開門,帶著平常的一號表情,但是一看到女人的瞬間,眼神微跳。

  F仍是忍住驚訝。

  是艾琳。

  沒想到大敵迫不及待,先找上門了。

  「你要的女人經期來,我代班,可以吧。我還挺美的。」艾琳幽默自信的微笑勾人神魄。

  「樂意之至。」F微笑,開始放電,紳士地除下對方的黑絨披肩。

  好淡雅的香氣。

  艾琳一走進來就不客氣坐在皮草沙發上,拿出包包裡的細長黑菸管,抽起菸,她的穿著根本就是奧黛麗赫本風格。

  「松露伏特加?」她挑眉。

  「識貨。」F替她倒了一杯。

  「我喜歡松露伏特加,它高貴、優雅、芳香,又不失風華。」艾琳以優雅的手勢解釋。

  「品味優雅的女人就像香醇美酒。」F大剌剌坐在艾琳旁邊,也為自己倒上一杯。

  「隨便靠近高雅女人的低俗男人,就像華人。」

  F皺眉,但還是忍下來了,這女的種族歧視啊。F摸摸鼻子,退到了另外一組單人沙發。

  「陪我玩吧。」F淡淡地說。

  「不是早就在陪你玩了嗎?」艾琳笑。

  艾琳雖然趾高氣昂,但F無法否認,她笑起來真的像個可愛的女孩,一笑就年輕了十歲。

  「想吃煎牛排嗎?」

  「我很挑的。」

  F呈上剛剛煎好的牛排,此時香醇肉汁均已均勻回吸到肉體。

  F切了一小塊,餵向艾琳。

  艾琳嚼了嚼,皺眉,優雅地將肉屑吐在盤子邊角。

  「妳只是味覺被調味料寵壞了。不懂欣賞食物的原味。」F忍無可忍。

  「你呢?不懂低調的傢伙。」艾琳眼裡帶有生氣地微笑。

  啊,就這件事無法妥協,F一定要一直連霸神偷王才過癮。

  「失陪一下。」

  F走到房間,拿出鑽石箱裡那顆最昂貴的粉紅鑽戒,再走出客廳,替艾琳帶上。

  「很適合妳。算是見面禮。」F調皮地微笑。

  艾琳的眼裡充滿怒火,但仍是微笑。

  「看看你的帳戶。」

  「嗯?」

  F用手機APP查了一下,F眼神迷失地瞟了一下天花板。

  自己最近「賺」的一些錢,又被眼前這位超強女神偷神不知鬼不覺偷走了。

  

  「弟弟,我可以睡這裡嗎?」

  「樂意之至。」

  F緊握拳頭,看來,這將會是場煎熬的監視對峙戰。

 

  □

 

  F討厭艾琳的慵懶,他覺得自己已經夠懶了,艾琳竟比他更懶。

  一整天,艾琳就是一直看電視,什麼事都叫F做。

  沒辦法,剛好放麗琪奶媽一個禮拜的假啊。F可是仁慈的老闆。

  「妳這女人,屁股都不會痠嗎?」

  「紳士不講屁股的。」艾琳故意向著F,吐一煙圈。

  F差點拗斷手上的拖把。

  F討厭艾琳的驕傲。

  

  F現在窮斃了,F集團不為所用,大敵又在面前監視他,他要怎麼「賺」錢?

  還要養這隻傲嬌女人。

  她向F要了卡,去逛街,回到F宅,二十袋的名牌包包、衣服和高跟鞋。

  「妳的腕力不錯。」購物就不懶了。

  「我是購物女神。」

  F下意識地摳著自己的大腿。

 

    神偷網站的提醒鈴響了。

    F看了看手機,不禁失笑。

  接著不顧形象地放聲大笑,大笑中卻帶著一點苦澀。

  神偷網站開出了史無前例的古怪偷案。

  目標人:艾琳。

  目標:她的心。

  愛面子的F,從來不拒絕神偷網站的要求。

  

 

  「艾琳,暗戀我也不是這樣吧。」

  「F,開玩笑不要太誇張,我在這裡是監視你。」艾琳直截了當。

  看艾琳不像在開玩笑,那這個案子不是艾琳操弄神偷網站,而真是神偷網站派案。

  F笑得酸苦,神偷網站為什麼總能戳到他的弱點。

  

  女孩子,要怎麼追啊?

  

  F上網學多種調酒,只有一半艾琳能接受。

  F老是煎牛排,艾琳每次嚼了嚼就吐出來。

  F幫艾琳按摩肩膀,按到一半就被艾琳推開。

  F把「艾琳的房間」整理得有條不紊,艾琳不到三個小時就弄亂。

  F送艾琳玫瑰花,她說最討厭男人送玫瑰花。

 

  「F,這些招對我無效的啦,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是法國最難追的女神。是說,我是你的敵人,幹嘛對我獻殷勤?」艾琳淡淡地說:「而且我更不可能喜歡華人。」

  F深深覺得,貝拉與巧倩真的可愛多了。

  若不是神偷網站的派案,自己根本就不想追艾琳,他討厭艾琳的慵懶、自負與滿身菸味。

  但是不完成神偷網站的要求,豈不負了自己神偷蟬聯霸的美名?

  一定要完成,完成回報網站後,就果斷放棄。F心想。

  「艾琳,我真的覺得妳好美。」其實聲音有點刻意。

  「別吵,我在看香奈兒網站。」艾琳緊盯筆電。

  「喔。」

  「F你看,網站這卡爾.拉格裴的草圖,簡單的墨筆勾勒,典雅,又不失風華。但至於繪畫,我還是比較喜歡寫實主義。寫實主義擁有飽滿豐盈的靈魂。」艾琳談起藝術總是頭頭是道。

  「妳喜歡畫啊。」

  「嗯,會畫畫的人很厲害呢。」

  

 

  F要追艾琳,就不能叫麗琪奶媽來服侍了,那是阻礙。

  直到F發現洗衣機裡的衣服捲滿了菸草。

  「艾琳小姐!」F忍不住大喊。

  艾琳慵懶地走到陽台,第一次釋出了個「有點不好意思」的笑。

  F討厭艾琳的項目多了一個,在生活小事上粗心。

  F突然能感受到,麗琪奶媽平時的辛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豁燃 的頭像
豁燃

晤見,豁燃。

豁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