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一出捷運小南門站,就看到一堆黑衣人,我也穿了一件黑色吊嘎。

  沒辦法,這才符合我本土味的風格。

  馬上就成為一個自動被推擠到凱道前的沙丁魚。

  等等。

  完全忘了規劃路線啊!

  我這樣不是等於被鎖死了嗎?!

  怎麼使出輕功飛簷走壁到目標人身邊呢?!

  幹!我真腦包啊。

  

  「阿狗哥哥!阿狗哥哥!」

  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感謝傑爾教我一些詩詞,感謝她頭上鐵架上,攝影大哥打的好氣氛強光燈。

  「婇婕!我在這,快過來!」

  她也往我這擠,我也往她那擠,擠到中間的時候,一起撞到一個低頭的女生,我們以為她會自動讓開,卻沒有。

  「阿狗哥哥……」她抬起滿是陰影線的臉。

  「我說鱈魚湘斯,別嚇人啊。」

  就這樣,就這樣。我只好勉為其難地牽著兩個女生的手,以防她們滅頂在茫茫黑海之中。

  倪婇婕,二十一歲,職業:插畫家。屬性:微傲嬌,傻大姊。倪湘斯,十七歲,職業:書呆子高中生。屬性:黏人包,愛哭包。如果孔路淵在寫小說時的前置作業,肯定會先這樣設定。

  「別誤會。我是怕妳們兩個笨妹妹搞丟。」我雄厚嗓音。

  「真希望你的手是月的。」

  「哥哥,牽緊一點,人家真的好害怕喔。」

  「……」我無語。

  開始聽著台上的演講人對恐龍法官義正詞嚴地開炮,我意興闌珊,幸好兩隻手掌都軟軟溫溫的,油脂豐富的感覺,讓我不至於不開心。

  「妳們怎麼知道我在這,害我有點感動。」

  「她先看到FB的啦!」婇婕指著湘斯。

  「她叫我看FB的啦!」湘斯臉向婇婕。

  「妳們和好了,害我有點感動。」

  「沒有和好啦!只是完成了邪惡交易。」婇婕有點詭譎地笑。

  「什麼鬼邪惡交易?!」聽起來就對我有害。

  「讓她盡情愛你。」「使你讓她盡情愛月。」

  我快暈倒了。

  

  主持人在台上帶頭大喊:「孔隆法官出來道歉!」

  

  震天價喊:「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孔隆法官出來道歉!」

  過了不久,孔隆居然在兩名警察的保護下,走上台了。

  「湘斯,我需要妳配合我演一場戲,就像那時一樣,相信我。」我突然很嚴肅。

  「嗯。」湘斯乖巧地點頭。

  「婇婕,在這裡乖乖地等我,我幫妳約月一百次。

  「嗯!」婇婕點頭如搗蒜,眼淚直流。

  我牽著湘斯的手,突然大喊:「我女朋友肚子痛啊,暈眩啊,快死啦!借過啊謝謝各位!」

  「哥哥。你的演技有點誇張。」她小聲。仍是配合著:「好痛!好暈!」

  抗議的人,素質果然很好,自動順著我前進的方向開出一條走廊。

  我將湘斯公主抱,直接衝向後台。

  「湘斯,在這等我。乖乖的。」

  「好。」

  

  孔隆道了歉,嘴上說說會改進,走下台,抗議朋友大喊:「說到做到。」還滿理性的。

  就在他經過我旁邊的時候,兩個警察在前面,沒注意到我,我正準備用在神偷網站上學到的無影手摸走他的皮夾。

  但有件事嚇到我了。

  其中一個警察,是他!

  那個差點逞慾湘斯,捅我一刀的敗類!

  雖然他當天蒙面,但電影裡蒙面認不出都是假的,他那邪惡眼神,超好認!

  現在湘斯是我的好朋友了,我的憤怒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我如果直接摸走皮夾,就大功告成了。

  但我對這王八蛋,存著那與日俱增的怒氣。

  憑什麼我色慾大起的時候,就是看看迷片解悶,而你這王八蛋就給我強暴良家婦女。

  我要捅他三刀。

  我保持距離跟蹤他們,但不讓他們發現。這也是神偷網站學的技巧。

  

  已經到了沒什麼人的地方,警車在那裡等他們。

  沒什麼人的地方。

  不是大庭廣眾之下。

  我已失去了本年度成為神偷王的機會。

  

  我就這麼光明正大的,狂飛起,用阿狗式泰拳擊昏另一名無名警察。

  再一腿踢向那個獸慾混蛋,讓他沒機會拔槍。對打開始。

  「喂!那個誰!快開槍啊!」癡肥的地中海禿孔隆驚慌失色,對著警車裡的司機警員說。

  沒有司機警員。想是剛好去上廁所,真是天賜良機。

  只能五招。我快速跟自己講。

  孔隆嚇得腳軟跌倒在地,站也站不起來,只好一直挪著屁股往警車的方向退。大法官啊,看過許多束手就縛的犯人,卻沒有見過活生生的現行犯,膽小如鼠。

  「是你啊。自以為正義使者的蠢呆。」高壯王八蛋嘲笑。一拳擊我臉。

  我醉醺醺似地閃過,說:「你為什麼要髒了這身制服。」回踢他臉。

  「你自己也不是在犯罪?」他手臂擋掉,轉身上踢我的臉。

  我們都知道臉只要承受足夠的衝擊,就會暈倒,這都屬於快攻。

  「好吧。我不是正義人,但我不齒你的犯罪。」我猖狂爆氣,中指骨灌他腳趾骨,看到他一臉疼痛。

  自學的亂武功,不強,很亂,但好處就是,完全不符一般武人所認知的走向,所以他們很難預測。

  他突然蹲低,晃動身形,突然來了一招上鉤拳,那變化與速度之快,害我肚子中拳!

  這跟我預先彩排練習的不一樣啊!

  我一口血噴在他背上。超痛。

  等等。嗯,他的寶物外露無防守了。

  我一個鷹爪整個惡狠抓住他的大老二與兩顆蛋。第四招而已。

  媽媽,我做了人生以來最噁心的事了。

  「幹!放開!啊啊啊啊啊!」他哀號的程度,就如我那夜被刀插。

  「不要動,我可是,有力氣捏爆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把他擊昏。

  也把腳軟的癡肥法官擊昏,掏出他的錢包,金融卡的亮光,路燈照著的幸運。

  雖然沒有殺人,這根本是盜匪了。拙劣的手法,卻是我的第一號作品。

  但我,還是想當神偷王。

  用萬用車鑰匙打開警車,再發動引擎,把這兩個昏蛋丟進去,我很怕他們醒來,所以開車去買了兩條繩索,把他們綁緊。

  法官就不管他了,把他丟在路邊,自會有人去收。 

  腦海浮現這高壯王八蛋當時的犯罪畫面,越想越氣。

  但我,也成為一個稱職的神偷犯罪者了。唉。

  

  好吧。我只是不齒你的犯罪方式。

  

  我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有修一門通識,是犯罪心理學,那位教授可是心理學界的權威,兼是心理治療師。更厲害的是,他是柔道專家。我對他仰慕得緊。

  性侵犯,雖然說是性慾強烈,但是會真正去實行,一定是心理人格與一般受到道德拘束的人不同,性侵犯心理,粗略來分,有權威型的,有暴力型的,也有逞慾型的。

  我看這傢伙三種都有。

  扯掉他的犯罪工具只是治標不治本。

  解決了生理問題,無法解決心理問題。

  就,把你綁去給我那神魔心理治療老師調教一下吧。

 

  

 

  叮咚。

  7-11

  女店員燦開笑容。

  婇婕又幫我畫了張畫,水墨畫,這次是用她頭上的水彩筆髮簪,但是墨水是跟女店員A的影印墨水。

  男生那種心儀的女生為自己做一件小小事就感動的感覺,女生能懂嗎?

  雖然我屬於必須裝酷的男性類屬,而我的媽媽大剌剌的,感情表達也是直來直往,從小她就教我不要過度修飾自己,自然點。

  我抱緊了婇婕。她雖然嚇到了,卻也沒推開我。

  「阿狗,記得,墨水錢。」女店員。

  

  「我。喜。歡。妳。」我用上個世紀的方式告白。

  

  「我喜歡你,像好朋友一樣。但是……我有男朋友了。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ank7817 的頭像
frank7817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