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話 雪風吹散了夥伴


  我真不敢相信有這種事。此時此刻我二十五歲,那時間線折疊了
,我回到了我出生點的前十年,遇到了年輕時的爸爸。

  我趕緊收起驚訝,我可不能讓爸爸死,否則我就會消失。我殺了
那麼多人,也是死有餘辜,可是我還想再見芳子一面……我只剩這個
夢想。

  
  「你們兩個別動。」我喊。站在爸爸旁的,竟是個外國人。


  爸爸和外國人雙手舉起,噤聲不敢動。


  我拿槍抵著爸爸的頭。

  
  「別……」他雙手抖了一下,隨即鎮定,想是已歷經大風大浪。


  「混帳!以後要好好對待妳女兒!」我軍人式地命令,但這句話
註定沒有作用,而且他生我後竟閉口不提他「曾經見過我」的事……

  
  我轉身。


  「穗子,妳想幹嘛?別讓罪犯逃了啊!」一個兄弟急道。

  我運用千錘百鍊的肌肉速度極限,拔高槍,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

  對不起了!兄弟們!

  我只想再見芳子一面!!!!


  「你倆快滾!」我哭吼。聽到一陣窸窸窣窣越過窗戶聲後,隨即
咬住嘴裡的悲忿,速把眼淚揩乾。

  砰!對著自己的手臂開槍,痛覺隨著子彈狠狠鑿入。牙齒咬破嘴
唇,鐵銹味。

  我痛得倒在地上,躺在死去兄弟的身上,一直喘氣。腦海裡盡是
兒時與芳子的美麗回憶。

  用剩餘的力氣把槍拋到方才爸爸站立的地方,我閉上眼睛……好
想睡個覺……這樣就不會有痛苦了……

  踏、踏。長官步入,我看著顛倒的長官。

  「被逃走了……」我有氣無力地說。我百分之兩百有自信,長官
不會懷疑,因為我平常太正經,太認真了。

  「不怪妳。至少蟻群消滅了。」長官冷冷地道,撕下袖子。

  我閉上眼睛,感受著長官的包紮。


  這場日本史上,隱藏的秘密戰役,是我的最痛。

  因為我竟為了自己想再見芳子一面的慾望,殺了對我友愛的兄弟
們……


  □


  照理剛醒來反應會很慢,但眼前的景象刺激穗子快速提高警覺。
漫天的巨大冰塊。一隻帶著陰影正倒下的巨尾。

  神經就像抽跳一般的迅速。穗子彈到了半空中。巨尾在她幾公分
旁砸下,刺風颳吹,吹得她往反方向飛。

  一陣冰冷。穗子摔在軟綿刺冷的雪堆裡。

  
  陰影又落下。


  但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不想抵抗了。

  「穗子!」齊好抱起穗子,噴足往旁狂跳。

  「幹嘛救我!不要救我!我殺了很多人!我覺得我的人生……本
末倒置了啊!」剛強的穗子,居然哭了。

  有幸品旋在旁,趕緊翻譯。

  「本末倒置?」齊好不解。

  「所以我才激怒地殺了長官,他教錯我了。」穗子說。

  齊好心想,妳這句是騙人的吧,妳應該不是為了這原因而殺長官
的。或許是因為惱羞成怒。

  「當我犧牲眼前的小正義時,我已經不正義了,還談什麼後面的
大正義?」穗子哭道。

  「知過能改,善莫大焉。」老到不能在老的老掉牙,一旁的美研
卻說出千古不易的簡單道理。

  「若我今天沒跟妳共患難,我肯定鄙視妳不理妳,但誰叫我們共
患難了呢,誰叫我重義氣?」齊好無奈地搖頭。


  陰影再度落下。


  一陣強烈雪風將他們吹走,八歧的巨尾再度攻擊落空。

  「我的冰封對八歧沒有作用,我們只好逃。」雪女感到事態的嚴
重,這才忘了要佯裝假惺惺的偉大和善,臉色緊繃。

  凡人的腳步,怎麼快得了巨型蛇怪的快速蠕移?雪女喚來了一陣
強大的雪風,將一群人吹上天空。


  □


  「變色龍,等等!」

  「快點啦!我等不及見到我的偶像啦!」

  兩個女人從天而降,砸在他倆身上。

  又叫變色龍的牆壁鬼心花怒放了。

  「我的……偶像!」


  □


  雪女的法術還未消失,雪不停地下,產女一手抱著嬰孩,一手撐
著雨傘鬼。

  齊好抱著賴品旋。

  雙方大眼瞪小眼,誰也不敢先說話。

  靜默地過了好一會。

  「真的有這種妖怪?」齊好眨眨眼。

  「人類啊,好想吃啊。」產女舔著嘴唇。

  奄奄嬰孩已從人類變成了嬰妖,聞到人類的氣息,餓得哇哇大哭
,雨傘鬼也傘指大動,腳趾頭興奮地蠕動著。產女撐著雨傘鬼,逐漸
走近齊好和品旋。

  「我們人類的肉不好吃啦,因為我們都吃一些垃圾食物,防腐劑
、螢光劑、生長激素、色素什麼的都在我們身體裡呀!不吃為妙,真
的!」品旋慌慌張張用日文駁話。

  「那些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你們年輕小鬼的文化我們是不
會懂也不想懂的啦。反正我們要吃你們就是了,快點乖乖過來。」產
女命令口氣。

  「不要!」品旋拉著齊好的手臂,退了幾步。

  「產女你很笨耶,他們要被吃了哪會自己乖乖走過來?我們要直
接跳上去咬。」雨傘鬼說著,跳到地上,一步步跳往品旋齊好。

  「可是,我想說,給他們一點死前的自由啊。」產女摸摸腦,也
跟著前走。

  
  直到產女和雨傘鬼被齊好品旋壓伏在地才清楚,吃他們是沒指望
了。竟被食物制服,兩個妖怪流下委屈的兩行清淚。

  「不如,我們做朋友吧?」品旋笑開。

  「咦?從沒想過要和食物做朋友……」產女和雨傘鬼面面相覷。


  「原來你們是跟山鬼一樣的原生妖啊。」品旋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對啊,我們跟鍊成妖誓不兩立。」雨傘鬼氣憤地說。

  「為什麼啊?」齊好問。

  「他們吃我們啊!就像我們吃你們一樣!」產女一副理直氣壯。

  「我很想幫助你們,請告訴我如何幫助你們。」齊好義正詞嚴說。

  「要綁縛雪女,問出鍊成妖首領的所在,將他殲滅。」雨傘鬼比
傘劃腳地解釋。

  「可是雪女對我們有恩耶。」品旋皺眉。

  「但是她要吃我們啊!」產女不甘示弱地回應,嬰妖不甘示弱地
嚎啕。

  「你們不也,要吃我們?」齊好淡淡地說。


  □


  雪地上。

  「為什麼要叫我唱歌?」沈映柔不悅地盤叉雙手。

  「我忠愛妳的歌聲,而且我不能沒有妳的歌聲,我活在妳的歌聲
的世界裡啊!」牆壁鬼的身體顏色像是轉吧七彩霓虹燈一樣變來變去
,他很緊張。

  牆壁鬼雖是日本妖怪,但因為太愛聽沈映柔的歌,因此努力學會
了華文。

  沈映柔有點高興。但嘴上戲作不太想答應,睥睨道:「我在中國
大陸開一場演唱會賺上億的,唱給你聽,你要給我鉅額費用嗎?」

  「我給!我給!去偷,去搶,去騙,我都給!」牆壁鬼的顏色變
換加快,他興奮不已。

  「那我不唱了。」沈映柔轉頭就走。

  牆壁鬼鑽進雪土裡,再從沈映柔前方冒出,沈映柔嚇了一跳,露
出憤怒的神情。

  「你的察言觀色與說服功力很遜耶,這樣要怎麼追女孩?」美研
在一旁調侃。她的學生都知道,她是全校最幽默且最懂學生的老師。

  牆壁鬼全身變成了紅色,他的內分泌大概失調了。

  「我才不要那麼醜的妖怪追我!美研姊別亂講!」沈映柔鼓起腮
幫子。

  「變色龍,你還騙我你沒喜歡這個人類女孩。」鬼童抱著看好戲
的心態,隨意插嘴道。

  「我只是,愛她的歌聲!我沒聽就會死啦!死透了!死得比任何
妖魔鬼怪都還透啦!」牆壁鬼全身七彩,他好像也沒意識自己語無倫
次什麼。


  □


  雪女的肚子裡。

  「她什麼時候把我們吃掉的啊?」男兇神,歌之神祗。

  「我們得想辦法出去,不然久了,可能會化『無』。」女惡煞,
怨女聶嫣。


  □


  穗子因戰鬥時在雪地裡多次打滾,身上軍衫磨破多處,上臂那吉
普賽占卜師代代相傳的刺青顯露,古夫不時地偷看,又是那種性與藝
術交織的感動,拉麵也很好奇地看了幾眼,隨即把注意力轉移到雪女
身上,那冷涼感好像把他帶到某種異想空間,他不禁看著雪女深寒的
青眸。古夫喊,不要看!他才硬生生拔開視線。

 

  
  雪女看到穗子的刺青,一個稀薄的記憶在腦海裡蠢蠢欲動著,卻
沒有雪亮起來。

 


  他們走在雪地上。雪女說,身為凡人的他們應該凍壞了,要帶他
們去泡天然的溫泉。

  兩個男人的腦幕上映各式各樣的綺思幻影。

  溫泉位在一片人身高長的草原裡面。

  「妳敢不敢?我爺爺那代,都是男女共湯,沒什麼大不了的。」
為了用眼睛一親芳澤,古夫吃力地使出畢生最精湛的演技,正經激將
道。

  「雪女都一直裸著。我也沒什麼不敢。」穗子心想,演技太爛了
,不過穗子並不在乎這個,堅毅的她常幻想自己是男人,幻想裸著當
泰山的感覺。

  古夫突然油然一股罕見的勇氣,馬上把全身衣服扒掉,帶著解放
感跳入濁白的天然硫黃溫泉裡,但隨即連滾帶爬出來。「好燙!」

  雪女站在二十公尺遠等他們,她說對她來講溫泉是岩漿。

  麥穗色的圓酣胸脯,麥穗色的飽浮手臂,麥穗色的淡突腹肌的腰
腹,麥穗色的挺翹的臀,麥穗色的健美的腿,穗子緩緩走入濁白的溫
泉。

  「與我的距離保持三公尺,超過了我手刀就過去。」穗子嚴肅道。

  古夫的喉頭「咕嘟」一聲,走進池裡,勃起了。

  古夫心想,只能遠觀的性,大概是最能發揮想像力的吧。也是最
唯美的。

  拉麵滿臉脹紅,也脫光,走了進池,穗子快速瞟了他一眼,說道
:「你也是。」

  「好舒服啊。」穗子淡淡地道。

  兩個男人都在發揮想像力的極致。

  「我們到底為什麼要跟著雪女走?」古夫問,不敢看穗子。

  「她是地頭蛇,她知道路,我們先隨遇而行,等跟被雪風吹散了
的大家集合後,再想辦法離開這個鎮。」穗子沉穩道。

  「可惜我的能力用多了也會疲累,不然……」拉麵一邊游泳,一
邊自言自語。


  「你們是不可能離開這裡的。」雪女從遠處傳來聲音。


  「為什麼?!」穗子喊道。


  一個臉蛋清秀嬌小的女人,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輕輕地褪去繽紛
的和服,她頂著大大的髻,髮簪看起來貴重,玉腿步入池中。

  「我也是不小心來到這裡的。」

  這日文的口音有點……古老。

  有點熟悉的臉龐……

  穗子在腦海裡搜尋這臉龐所該有的名字……

 

 


  
            「篤姬!」

 

 


--
為什麼人常不願進逼極限地努力?
因為怕這麼做之後,卻得不到夢想,就是怕吃虧。
換個角度想,就是近逼極限地努力過後,
才真正擁有一段與眾不同、夢想般的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晤見,豁燃。

frank7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