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話 森林裡的突襲

 


  七人兩式神已經有點搞不清楚這趟離題的旅程,意味著什麼意義。

  既來之則安之,就繼續往前走吧。


  他們首先穿越一道長遠的黑森林,上空的陰冷藍光透過枝葉密網
的過濾,灑在他們身上,有點滄桑的感覺。

  一路上他們膽戰心驚,即使明知有可能雪女要帶他們去送死,仍
得硬著頭皮往前走,見機行事。

  黑森林的出口,一片潔白的光亮。

  那是一片被森林包圍的雪窪地,陽光受到雪的反射,使得整片窪
地亮潔無瑕,廣闊得很,約有一個棒球場大。

  「如我所說,妖怪有分好壞,這個大鎮裡,隨時會出現壞的妖怪
,但汝等請安心,我會保護你們。」雪女邊走,感性地說。
  

  森林裡,窸窸窣窣的聲音。


  「B計畫?」產女抱著吐著舌的奄奄嬰孩,躺在一棵巨樹後說道。

  關於產女的傳說,是難產而死的孕婦所變化,她會擄走別人的小
孩來養,但,是把他養死,她手中的小孩,正是今天才擄來的。

  怪異地,雪裡露出一隻長滿粗毛的腳。腳趾頭輪流地蠕動著。

  產女沒抱小孩的那手將那隻腳拉出,那隻腳上包著油紙,產女將
油紙撐開,啊,原來是雨傘鬼。

  雨傘鬼掙脫產女,收起傘身,大腳在地上跳了幾下,眨著大大的
單眼,說:「只能試試看了,我們沒有和雪女交手過,她能呼風喚雪
,非常強大,B計畫是我們最保險的陣容。」

  「我們本來是個平和的妖怪鎮,自從那些可怕的鍊成妖來了之後
,我們的同類死了大半,可恨!今天,我們一定要剷除雪女!並在她
死之前,詢問他們的製造者是誰?」產女憤怒地說,手中的孩子或許
受到口氣影響,啼哭了起來,產女手掌瞬間蓋住嬰孩的哭聲。

  「好。上吧!八歧大蛇!」雨傘鬼二話不說命令著隱藏在森林地
底的誰。


  「怎麼了?」古夫驚叫,一個差點跌倒的踉蹌。

  大地震!那地震的幅度越來越甚,除了雪女和兩式神,七個人東
倒西歪跌倒,那地震的規模越來越巨,有超越日本阪神大地震與台灣
921的趨勢。

  碰!碰碰碰!碰碰!樹群接二連三倒地,有些交錯相疊,有些骨
牌效應,雪漿高高激濺。


  雪山飽脹聳立!像是有什麼龐然巨物要破殼而出!

  雪煙漫漫入天,樹群像是灑了的牙籤一樣散落半空。


  「天啊!那是什麼怪物?!」品旋帥容失色。
  
  八個高樓大廈般的長蛇頭晃來晃去,「牠們」巨眼醬紅兇狠,
「牠們」玩鬧地互咬,甚至撞頭。蛇背上長滿了樹與青苔,鱗片堅硬
斑駁,八隻大象身體般粗的尾巴無堅不摧地甩來甩去,掀起一陣又一
陣的天搖地動,穗子等人根本無法好好站穩。牠的腹部潰爛地流著鮮
血,那血稠肉物不停地噴出,一一炸在雪地裡,宛如冰中鮮甜的紅果
醬。

  「我想吐。」古夫摀住蒼白的唇。
  

  「你們這些愚蠢人類都不夠我塞牙縫,我今天想吃雜種妖。」八
個聲音,重複交疊環繞音響般發出巨聲。

  人類們當然臉色蒼白得說不出話,說穗子見過精神變態的恐怖殘
殺分子好了,但穗子可沒見過巨大如山且會講人話的聳動妖怪!穗子
再強悍,在這龐巨妖怪面前,也只是待輾的螻蟻而已。

  「八歧,別以為你身體龐大,我就會怕你!」雪女怒髮衝冠,血
液竄動,突地裸身湛藍!藍肌暴起!

  「我們等等要看到一堆不自然力量了,大概。」美研勉強站了起
來,又被八歧的尾震震倒。

  有一棵樹飛來,往穗子插去,穗子一個鯉魚翻身,滾到旁邊。
「混帳王八蛋!」拔槍在手,即使知道是螳臂擋車,也得為生命奮戰。

  「我還想再見鈴木芳子一面啊!」穗子心道,鬥志瞬間從心裡燃
到拳中。


  她討厭不規律的事物,除非逼不得已,是不會觸碰不規律的,
「剛果河的地獄訓練」是逼不得已,「隱藏的祕密戰役」是逼不得已。
但奇怪,這場旅程,並不是逼不得已啊。

  這場旅程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她捫心自問。

  都透用所有人脈關係地毯式尋找芳子了,這二十年。卻怎麼找也
找不到。她仍恨那爛透的占卜血液,更恨她當時關不緊的笨嘴,做什
麼把親愛好友不幸的未來血淋淋甩在她童真的眼前,且都還不確定那
占卜真還假。

  但她仍相信芳子活著。百分之百相信。

  她恍然大悟,原來一切一切的逼不得已,其實是心甘情願……

  她心甘情願地尋找著芳子啊!

  原來這次的旅程也是掛著這樣的信念!而不是出來玩!尋找芳子
就是她此行的目的!


  穗子手中的機關槍答答答答地吐出子彈,那巨大怪物毫髮無傷,
八個森寒的笑嘴一瞬聚集在她身前,吐著腐屍般的惡臭,八隻醬紅的
大眼眨呀眨令她頭暈目眩,她嚇得跪倒在地,但槍聲不停,想念芳子
的淚水亦不停。

  「誰准你威脅我的選民!」雪女女高音地咆哮。


  突地,穗子感到一陣急速的降溫。
  
  八歧八顆巨頭被冰雪封住,十六隻眼睛動彈不得,有全眨、有半
眨、有半眨不眨。

  牠吐著血肉的身軀還在掙扎扭動,八隻重尾更是在雪堆樹群翻轉
扭搖,那撼天動地的震動再把人類震得耳鳴欲嘔。但雪女那冰封的力
量不疾不徐地從頭,漸漸到尾。

  那巨大的鑲著靜止大蛇的冰雕。牠維持著八頭靠在一起,八頸像
是一排彎香蕉,八尾或縱或橫或彎或飛的凌亂姿勢。

  不幸的是,身處其旁的穗子也被冰封住了。


  「穗子!」「小穗!」「穗子小姐!」

 


    □

 


  這裡是夢的世界嗎……怎麼卻清晰冷實如冰……

  回憶。

  
  「小穗,我們終於可以打仗了,這身苦練總算可以發揮作用!」

  當長官宣布這個消息時,我的心情又喜又憂,喜的是,苦練已久
終於可以嚐到打仗的充實際遇,憂的是,萬一我死了,不就再見不到
芳子?

  有時候我想,我的人生就是為了她而存在的啊。自從我見到她的
初次笑容,就燃起了人生的希望,我的故事與她的故事相遇,我寂寥
淡默的人生才有了一道精采的曙光。

  「我們要去逮捕的,是靈研究院。」長官說。

  「靈研究院?」我沒聽說過。

  我們這一批精銳部隊代號「殺靈」,被送到一座地底的鋼鐵城堡
,據說是戰國時代德川家康命其愛將本多忠勝所建立的秘密基地,為
了防止織田信長襲擊的最後防線,那裡的古代甲冑以及兵械著實令我
著迷。

  我問長官靈研究院是什麼,他說,是日本現在為數甚鉅且最黑暗
的地下組織,研究靈物,裝神弄鬼,必須斬草除根。且必須……

  「回到過去」斬草除根。

  「回到過去?」我不解。

  「不能說出去喔。時空旅行機我大日本早已研發出來了。」長官
神秘地說。

  「怎可能?!真有時空穿越這種事?」我非常懷疑。

  「唉呀呀。小穗,難道妳還不相信長官?」他溫柔地睥睨。

  「不,我相信您,但,時空旅行有個祖父悖論呀,假設我回到過
去,在我的父親出生前殺了我的祖父,我就不可能出生了呀!這就是
反駁時空旅行的簡單理論。」我搜尋著腦中的知識,所幸平常閒暇時
慣看許多雜書。

  「妳殺了妳祖父的瞬間,妳會消失。」長官肯定地說。

  「為什麼?」我驚問。

  「妳把『祖父繼續生存』的可能性砍殺掉了,『妳的存在』自然
就不存在了。」長官斬釘截鐵:「所以我們得回到過去把靈研究院的
恐怖份子給剷除,改造歷史,現在的他們就會消失了。」

  「還有一種說法呀,你說現在已經有時空旅行,那未來也有,那
我們理當看見未來的人旅行到現在呀?這長官怎麼解釋?」我再度反
辯,我懷疑長官在騙我。

  「我們有嚴令規定,只有重要軍事用途,才能穿越時光,其他不
獲允可。想必未來的軍與政都嚴格奉行此條規令,所以我們還沒看見
。也想必歐美還沒研發出時空旅行機器,又或他們也有嚴令規定。」
長官正色道。

  我無話可反駁了,的確有可能。

  不過,眼見為憑才是科學的理性思想。


  走進鋼鐵地城的A7大廳,那一排排的金屬座椅像電影院的一樣,
長官命令整隊部屬入座,我看見上面有著半圓罩的交織金屬管,前面
有著電影院般大的液晶大螢幕,螢幕浮現了影像與字體,像是遊戲介
面,年代選定到三十五年前,接著一陣膚肉快離了骨頭的超捷感,眼
睛瞇得幾乎看不見,只看見朦朦朧朧的形色光影。

  「臉好痛啊!」

  
  幾秒後,整個半球金屬時光機暴露在黃昏的草坪山丘上,大家的
髮型都成了刺蝟。


  這個地方荒涼得很,放眼望去,只是一片草與樹,沒有建築物,
想是鄉下地方吧。

  「駐紮!敵人就在山丘底下,我們半夜進攻。」長官高聲道。
  
  到了半夜,我和長官躺在星空下面,那非都市的滿天星,就像一
條養滿銀魚的黑海,我用仰角去撈取。

  「有時候,為了成就更大的正義,你必須犧牲眼前的小正義,知
道嗎,小穗。」長官正經了。

  這句話……他不是說過了嗎?

  經過剛果河那場殘酷殺戮,我懷疑了,我的手上沾滿了腥羶悲吼
的靈魂,我無疑已是個罪犯,清澈的人生已被玷汙,我還要繼續奉行
長官的這句怪理嗎?

  我緘默。

  「純正理想的正義,還在遠處啊,沒有達到,我們不惜一切手段
,懂嗎?」

  我沒有說話。

  「回答啊!小穗!」他站了起來,轉換了我們的關係,回到從屬
,而非朋友。

  「我想問,為什麼?」我抬頭。

  「幹掉了靈研究院,我們的時代才不會有迷信的群眾聚集,作亂
犯上!」長官正色道。

  「喔。」好吧。我也沒再想。


  「殺!逮捕高層,其他殺掉!」長官揮出長槍。

  我們從山丘上往下速攻。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靈研究院是白磚砌成,果真是三十五年前啊,這種材料看起來很
好摧毀,可能十幾顆手榴彈就能完事,但我們必須逮捕他們首領,要
侵入。

  「殺入!」長官喊。

  砰!用手榴彈炸開門,整隊殺進。

 

 

 

 

 

 

 

 

 


  「你們是誰?」「做什麼殺我們!」達達「啊!」達達達達達達
達「不要啊!」達達達達「呃!」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請不要毀
壞我們的心血結晶!」咻──砰!「你們是惡魔!」達達達達達達達
「稻荷神啊!我們犯了什麼錯!」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我們的鬼魂
會再復生復仇的!」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

 

 

 

 

 

  我們見到人就殺,長官說要逮捕高層,可是我們哪分得出誰是高
層誰是低層,終於放下殺氣抓到了一個人,他驚恐說高層在最裡頭的
房間然後被殺掉。那裡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儀器,在電影或動畫裡不曾
看過的,竟然都像是土法煉鋼的東西,與科技談不上邊。

  我把良心矇蔽在心臟底層,瞪著血絲的眼、肅穆著表情狂扣板機
,誰叫我是軍人呢,服從是唯一真理,我的心裡只有小穗和媽媽兩個
人,討厭的爸爸根本一直關在實驗室裡,就算出來遇到我,也不跟我
說話,我恨死他了!他不是我在乎的人!

  達達達達達……

  熱濕的鮮血濺在我的臉上,我眼不眨,軍人不能眨眼。手無縛雞
之力的中年人倒下,瞪著恐懼的大眼,我只當我殺了一隻雞。

  我算是先鋒,帶著幾個夥伴殺到最後一間房間時……

  「你們是統領者?!」我喝問。

  我的夥伴們舉起槍,叮叮噹噹地,瞄準兩個統領者。
  

  「別開槍!」我驚訝地命令道。


  兩統領者的其中一個臉龐很熟悉。


  「爸爸!是你?!」我看到了年輕的爸爸。什麼?我居然回到過去
看到年輕的爸爸??!!

 


  「你們……我不認識妳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  │  ∣  ∥︿
 *   ︶             ╰—╰  ∥  ∥   馬莉虧死馬屍〈聖誕怪樂?)    SD_GOODFRAN

--
※ Origin: 交大次世代(bs2.to)
◆ From: 111-240-236-208.dynamic.hinet.net
→ GOODFRAN:簽名檔作高興的  讓我慢慢進步吧嘻嘻:p                  12/16 22:42
 作者從 111-240-224-133.dynamic.hinet.net 修改文章於 2010/12/18 Sat 08:54:3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豁燃 的頭像
豁燃

晤見,豁燃。

豁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